蓝天与大雾,透明的鱼

伫立于大地之上苦思冥想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又将去往何处风萧萧而去没有告诉我答案但叶却纷纷飘落水滚滚东流没有告诉我答案但石却慢慢变小云缓缓散开没有告诉我答案而我看到了天空它是如此高远伸手那一瞬我触摸不到但却感到了它的气息不管我是谁从哪里来又将去往何处天空将告诉我答案可此刻我已忘记自己为何要仰望只想紧紧地抱住它感受在我身边的一切

寻找着来这人间的答案

世上的迷雾森林

但是,看不见不代表没有,我安慰自己。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在灰暗的天空下

曾经也向着天空大喊

其实,天空怎么会有鱼呢?

低诉着它的远方

它告诉我人生没有一定的昏暗

有时候你也会问我,我们到底是什么?天空里为什么不能有鱼?鱼又为什么只能住海里?我一个都答不上来,我知道,没有人知道。要是我也能成为天空鱼就好了,它们一定知道答案。

每一株娇艳的花朵

天空的乌云遮蔽了阳光

你说,天那么蓝,会不会是一片海洋,既然是海洋就肯定有鱼,为什么你看不见呢?

从出生到死亡

没有从前深爱

我没有追问,既然是透明的,你是怎么看见的。我想我也不需要答案吧。

那每一朵飘荡着的云告诉我的

当欺骗,当无视

假如没有,没有的话,那,可是谁知道呢?

然后又

带着蓝天白云回到我身边

可能,你跟我们天生就不一样?

光怪陆离的城市陆地

渐渐加深

我骂,你那么傻,会不会是一个脑残,就算是脑残难怪会做梦,为什么我不去追呢?

各奔东西

它没有隐藏在某个地方

你走了,留给我的只有无尽的回忆和一本旧书籍,回忆我还留着,而书却不知道藏在房间里不知道哪个角落了。只是偶尔怀念的时候,变回翻箱倒柜的找出来,翻上几页,随后沉沉的睡去,睡梦中总是梦到你对我重复着一句话:“灵魂寄托的环境让它错认了自己,直至真相透露之后,灵魂才意识到自己的姓是婆罗门”。哪天我实在不甘心,正襟翻阅一页又一页,才发现书末的故事:“一个国王的儿子从小就被赶出了出生的城市,有一个樵夫所抚养。他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自然也以为自己也属于这个野蛮种族,直到国王找到了他,他才意识到自己是一位王子。”

图片 1

重新出发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无论我什么时候向上眺望,我只能看到像是搞搞悬挂在山边的冰川湖,但其中什么都没有,冰冷的让人绝望,偶尔太阳出来了,才让人有了一点喘息的余地。渐渐地我也就失去了再看的耐性,当做是自己的不切实际。

共同化为尘埃

当一切变得

我问你关于它们的一切,你告诉我这是这那是那,得到答案之后我嘻嘻偷乐,怪,即便如此,我内心也是真真的想成为那条天空鱼。我问你为什么天空的鱼没人发现?你说它们都是透明的,甚至连内脏和灵魂都是透明的。

你不曾见过的繁华

都已作罢

夏天的黑夜里,你常常带我来到森林里上,在天空底下生起一堆篝火,你说,它们喜欢温暖而明亮,我总觉着这样一定能吸引它们游过来,然后我悄悄的瞧上两眼,指不定还能摸到其中一两只。我们一直这样坐到深夜,才把仍然燃着的木棒高高抛到空中,就像放烟火一样,带着火的木棒从空中坠落,砸出一堆火星,火光渐渐灭了,我们穿过黑暗,走回习以为常的村庄,内心却是愉悦的。


它只是迷雾了我们的眼睛

假如真的有,可能是透明的吧,我也想变成一条透明的天空鱼。

翩翩起舞

为何,为何?

你告诉我,天空其实不寂寞,住满了各种天空鱼,有时候是这种,有时候是那样,但都是我们不曾见过的。你说的那么绘声绘色,可我什么都看不见。

窒息的蝴蝶和蜜蜂

它或许已告诉我答案

有人认为,蓝色是纯洁的水色,无论是流动的液态,或凝固的固态。天空本身也是蓝色的,我望着窗外,发现了一种无可比拟,难以描述的蓝色,这种蓝色组建的变淡,变淡,渐渐地和空气一样,是没有颜色的,突然又渐渐平复,逐渐的清晰,一条,两条,三条......

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

一定有晴空万里在等我

你告诉我,你最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躺着地上看天上,一旦有谁走近,便倏一下起身,拍拍身上的土,埋下脸窝,等人一走远又马上躺下,有时候躺着太投入了也不曾察觉谁路过,渐渐的入了迷,而一个人的时候却耐不起消磨,可是,不管不顾。

以脆弱的灵魂寻找幸福

所有的自欺欺人

原来天空里真的是住着鱼的。


鸟儿在天空飞翔

我们的幸福和痛苦没有答案

图片 2

我都将告诉你

同一个世界

在人声鼎沸的集市里呻吟

相遇和邂逅


分离和重聚也没有

水泥路面上的蝼蚁

和每一缕照进窗户的阳光

总有微风在你耳边呢喃

我在这尘世


答案

那里有

入云的山巅,奔腾的河川

然后又共同在这并不明媚的天空中

呻吟的还有

我们共同生存和死亡

在号角声中拔地而起

本文由www.4008.com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蓝天与大雾,透明的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