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情冷暖,双鱼座要分手的时候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双鱼座要分手的时候 我看过好多个双鱼座的朋友,决定和另一半说再见的时候,就像徐志摩那样「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说再见对双鱼座的你来说,真是痛苦的事。你实在不忍心伤害别人的感情,看到他悲伤的眼神,黯然离去的背影,你的痛苦绝对不会比他少。 我看过好多个双鱼座的朋友,决定和另一半说再见的时候,就像徐志摩那样「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一句话也没说,忽然就不见了。当然,他还存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只是避不见面罢了。 这样便可以避免说再见的尴尬,也看不到他难过的样子。但是,他的痛苦会因此而减轻吗?他会更快地忘了你吗?当然不是。他可能先抱着希望找你大半年,然后再想办法和你沟通,再半年之后才确定你要分手了,最后再花半年来疗伤止痛。想想你是多么残忍啊!原本他可能半年就能复原,结果拖了一年半的时间。如果你在避不见面之时,结交了新欢,就因为这些理不清的纠葛,还落得个移情别恋的罪名,多么划不来。 所以,长痛不如短痛。如果你已经真的想清楚了,不是闹情绪,也不是想试探他,而是吃了秤铊铁了心想分手,请你要把话向他说清楚。让他知道你的心意已决,无可挽回。说不定在理性的沟通下,你们虽然做不成爱人,说不定还能成为好朋友呢!

别人的眼光中的我不真实

虽然他深受病痛折磨,但每当见到我却总是开心的样子。我飞奔到他身边,在他的脸畔狠狠的亲上一口。然后搂着他的手臂,倚靠着他的肩膀,在他耳旁轻轻的说着:“姥爷,小心肝回来啦。”

月下的灯下的人在等树下的离别的歌在唱不知不觉 叹息一叶落而知秋你来过的留下的弥漫的花香你离开的带走的熟悉的气息那些飘雪的冬天那个孤独的等待那句被距离阻隔的离言那串被雪覆盖的再见......最后的最后眼泪的背叛挥一挥手臂只剩远去的背影那句没说的再见那句看不见的再见......

一个人狂欢撒野从不在意

那天晚上,我与他一起看电视下象棋,又在一个被窝里共眠,像小时候一样。

再见,再见我那生活不如意

那天晚上,社区搞联欢会。吃完饭,我和哥哥就一起去社区凑热闹,一会惊艳于戏剧演员的瞬间变脸,一会被相声演员逗得吱吱大笑。

到最后失去了彼此的联系

第二天一早,姥爷去世。

拜拜,拜拜用手左右挥一挥

于是,在夜幕已悄悄降临,打开院子里的灯才能看清别人脸的时候,我收拾好书包,准备离去。

离开,离开不再是依赖小孩

第二天一早,他过世了,我是他最后一眼看到的人,我拉着他的手陪他走完今生的最后一程,看着他咽下此生的最后一口气,在他耳畔轻轻说再见今生最后一次与他道别。

时间改变想要结果的足迹

那天下午,我像往常一样背着沉重的书包、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院子。姥爷挥着手冲我微笑,我走过去,无力的也笑了笑。

忘记后不能重新选择开始

2007年6月6日,下午四点半。

再见,再见终于长大,我可以

写到这,我不由得笑笑。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便再没有遗憾了。

我清楚过去了的再回不来

我说了拜拜,只说了拜拜。

形成不自然的形状和关系

最近身边有许多朋友的祖辈离世,好像这一普遍发生的现象在不断说明着一件事。

如果当初放下成见,对不起

后来,我再也不喜分别的时候说拜拜。

也曾被动的快乐接受以为

4118.com云顶集团,4008云顶集团娱乐平台,那就是,我们长大成人,而那些陪伴的人垂垂老矣。

可是谁谁谁,没有一点悔意

4008.com云顶集团,还未推开门,先叫喊着“我来了”。径直走进去,刚进院子便看到北屋房檐木椅上,坐着的那位慈祥老人。

放手,放手就什么都不顾及

我像往常每个周五一样,在公交车站等370去姥姥姥爷家过周六日。公交车像往常一样,等哪辆哪辆不来。终于20分钟后,我顺利上车。

陌生路人的眼光让我窒息

我也开心的挥着手,笑着说:“拜拜。”

放手,放手没什么值得珍惜

后来,本来打算留宿在姥爷家第二天一早早起上补习班的我,被母亲的一个电话叫回了家。只因为自己家离补习班很近,可以多睡一会儿。

青春,是售廉价的能量冲剂

只是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是我无数次在梦里对于抱憾事实的无尽想象。而事实是...

拜拜,拜拜你那自私的方式

如果我知道,那是我们今生的最后一个夜晚,我一定会抛却所有的羞怯,像小时候一样肆意的在他怀里撒欢、宠溺,放下所有的疲惫和沉重,做一个孩子,承欢膝下的小孩子。

按不下发送键,删除后练习

我说:“我走了,明天下了课再来看你。”

那句主动的话,藏在手机里

文/高布吉

现在会不会有不一样,意义

他挥着手正在冲我笑。

离开,离开其实这样不孤寂

用力将书包扔在一边,一个星期的课业足以压得我喘不过气,而明天还得补课,一大早又得起来...

我走过去,坐在姥爷左边。他问着课业紧不紧、学习累不累等一些索然无味的话题,我有一搭无一搭的应付着,忽然瞥见他的左手,犹豫片刻想到自己已是个大孩子,于是羞怯的并没有拉。

他没有挽留,只是微笑着挥着手,说:“慢点走,拜拜。”

我只说再见,因为我相信,说了再见,那么我们今生还能再见。

就这样,我与姥爷并肩坐在北屋的椅子上,抬头望着天空中轻轻飘散的白云。

今生的最后一次。

看着挚友泪流满面的悼念离去的人,在安慰之时我更想问上一句,你有没有说再见,有没有好好道别。

他离世时我没有在他身边,没能拉着他的手陪他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没能亲眼看他咽下此生的最后一口气,没有好好的和他作今生的最后一次道别。

他憨憨一笑,点点头说着“回来好啊,回来好。”

于是,便只剩下了留满遗憾的天人相隔。

但我并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何时离世,不知道他始终张望着我的身影,不知道他盼着我归来、目送我离去,不知道他在去世时还在念着我的名字。

本文由www.4008.com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人情冷暖,双鱼座要分手的时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