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花香山外红,爱情诗歌

短短的重逢,姐悠然而去听不到姐声,我好好悲伤见不到姐容,我真真哭泣忽儿望远方,一缕青丝起

一个男孩再次和一个女孩相逢后的欣喜与激动,也表达了男孩对女孩的爱慕,以及对美好爱情的渴望!

图片 1

日子在忙碌中过得很快,一晃王立红在这家又干了近十天,在这十天里,这家的男人还是和往常一样,早回晚出,不一样的是,每天中午在王立红做饭时,他都会悄悄的倚在厨房门口看,眼睛里充满了一种爱的流露和欣赏。

似姐的身影,婀娜向我移我快步飞跑,迎着姐姐去清香弥漫处,姐雍容美丽深深的拥抱,长长的吻意

      短短的重逢,姐悠然而去

姐:

女人天天躺在房间里很少出屋,一直会到吃中午饭,或晚饭时,才会出来,有时候,早上回来,打扮一番,又重新下楼开车走了,到晚上才回来,他们俩从那次吵完架,再没有吵,吃饭时也是谁也不看谁,各吃各的,吃完后各自进了卧室。

娇滴滴呻吟,姐情魂魄离累了坐长椅,簇拥而休息云中锦书来,姐已睡迷离清风拂醉脸,杜鹃笑嘻嘻

听不到姐声,我好好悲伤
   见不到姐容,我真真哭泣
   忽儿望远方,一缕青丝起
  
   似姐的身影,婀娜向我移
   我快步飞跑,迎着姐姐去
   清香弥漫处,姐雍容美丽
   深深的拥抱,长长的吻意
  
   娇滴滴呻吟,姐情魂魄离
   累了坐长椅,簇拥而休息
   云中锦书来,姐已睡迷离
   清风拂醉脸,杜鹃笑嘻嘻
  
   绯红胭脂脆,双眼雌迷离
   朱唇一丹鹤,鼻翼两微曦
   长发似飘柳,酥胸露欲滴
   红红香酥手,指若纤葱衣
  
   弟弟好欣喜,托着姐胴体
   燥热激情来,两唇再相依
   呼吸张有驰,鼾声微微起
   梦中好仙境,瑶台来解衣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弟弟衷心耿,姐也情真切
   愿结永世好,白首不相离
   何山盟海誓,何铮骨唧唧!

     本来昨天就想给你写这封信,但是时间方面自己没安排好,便没有时间给你写了。今天仔仔他们去上学了,当轻音乐响起,思絮便把我拉回到了十多年前。那时的他经常给我讲起他的姐,你们一起经历了太多的艰难困苦,为了让弟弟上学,你放弃了自己上学而外出学手艺。当时的你才小学毕业啊。你居然可以一个人跟着亲戚到外地,即使放到现在,对于我来说,都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后来,你在厂里打工用你本来就少的薪水给贫穷的娘家家庭尽量的支持,就是为了让弟弟学有所成。这样在以前共苦,在未来能同甘的姐弟情,才是真正的感情。                

王立红有些奇怪,这两个人相互的冷战,怎么还能住在一个屋子里,躺在一张床上。

绯红胭脂脆,双眼雌迷离朱唇一丹鹤,鼻翼两微曦长发似飘柳,酥胸露欲滴红红香酥手,指若纤葱衣

    记得你刚回四川后没多久,仔仔出生了,那时候对于我来说,自己都还是一个不会煮饭的孩子,对于一个小孩子的到来简直是手足无措。而正是因为有你的莫大的帮助,我才渐渐渡过了最困难的时候。记得那时的自己不会收拾,你经常是忙完自己的工作又跑到我住的地方来给我打扫卫生。给我做好多好吃的。在几年的相处过程中,我们几乎没有发生过一次争执。我觉得你真的就是我的亲姐一样对我。

这天,老早收拾完屋子和厨房的王立红,决定下楼上月月超市走走,这已成了她的习惯,自从和月月成了朋友,她每天上午收拾完一切的活,必须来月月超市小坐一会,和月月说会话,下午的她就不会出屋,在忙完一切后,会陪午睡醒了的老太太唠嗑。

弟弟好欣喜,托着姐胴体燥热激情来,两唇再相依呼吸张有驰,鼾声微微起梦中好仙境,瑶台来解衣

    昨天看到彬彬,翔羽,还有哥哥站在你身边时,突然间我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彬彬回四川才一岁,而现在都是一个十二岁的小伙子了。翔羽才比悦悦大一点点,而现在真正是个大姑娘了。看到这一切我突然间都觉得好感动。为了你们的小家,你付出了好多好多。一个人在经济上,精神上都在努力地撑起这个家。而翔羽的事情,我也和她聊了。我觉得她还是渐渐开始懂事了,所以,你也别担心太多哦。一切慢慢都会好起来的!

本来的王立红是从不爱窜门子的,更何况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是有点怕屋子里的那个男人,虽说有女人在,王立红还是怕他看她的眼神,总觉得那里隐藏了什么。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弟弟衷心耿,姐也情真切愿结永世好,白首不相离何山盟海誓,何铮骨唧唧!

    最后,真心谢谢姐姐这么多年来对我及我的家庭的关爱。在未来的日子里,你一定要对自己好一些哦。昨天晚上仔仔回到家,他告诉我,你一定要好好珍惜你这个姐姐哦。我很吃惊,他为什么会说这句话,于是我问他,为什么这么说呢。他告诉我。因为我只有你这一个姐,其它的都是妹妹。一下子觉得这孩子的眼睛真的很厉害,是的,他也跟我想的一样。我会永远珍惜我这个不是亲生却甚似亲生的姐姐的!

“姐,收拾完了,快坐,我这会正闲着呢。”闻月月也习惯了和这个比自己大了十多岁的姐姐,说话,每天竟有一丝的盼,如果等不到王立红来,她的心竟空落落的。“不忙吧,我别误了你的生意。”王立红坐在了月月的身旁。“不忙,就饭点时忙,姐,吃块雪糕吧?”月月转身从冰柜里拿出块雪糕,“别拿,放回去,我不吃,太凉了,天也变冷了。”王立红推着把雪糕又放回了冰柜里。“姐,你跟我千万别客气,一块雪糕不值钱。”月月边笑边说,嘴角边还有两颗尖尖的小虎牙,真的很好看。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祝 好!永远爱你!

“不是客气,真的不爱吃。”王立红心想,自己天天来这打发时间,怎么还会吃人家的东西呢。“姐,你弟给你来电话不?”闻月月还是忘不了那个让她心动的男人。“他不总打,几天才打一回,我老公的堂弟,人真的很好,就是老大不小的了,还没有对象。”其实,自从那天和陈志民分手后,他天天晚上会给她来电话,还加上了微信,每次一通电话会打十几二十分钟,似有问不完的话,常常让王立红左右为难,她真的喜欢这个像亲弟弟一样的男人,但那不是爱,是亲情和依赖,没有情爱的那种感觉。

 

“他好像喜欢你,我看得出来,姐姐。”闻月月凭感觉也能猜得到,她第一眼看陈志民时,就发现了这个男人看王立红时的那种眼神,是爱的火焰在心中烧的那种,她知道,这是一个男人对一个深爱的女人独有的那种光。

                                                                                                                                                                 2017年10月23日

“没有,别瞎说,我是他嫂子。”王立红当然知道陈志民对她的那份情,但她真的希望有一个好女人真心的能爱陈志民,因自己真的不曾把这个男人当爱人,而是弟弟。她也感觉出了这个善良的闻月月应该是看上了陈志民,一见钟情的那种。所以她才决定一有空就来这坐坐,想如果可能,自己会介绍他们认识,多了解一下彼此。

“姐姐,我会看,你们之间不是叔嫂这么简单的,别骗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闻月月从王立红躲闪的眼神里看出了她和陈志民之间一定有什么事。

没办法,王立红只好把自己半生的经历,和陈志民真正的关系都讲给了闻月月听。“姐,你好可怜,姐,你就嫁给陈志民吧,他一定会疼你的,你也不用离家在外打工了,好好享受你的下半生。”闻月月听完王立红的悲惨的人生,她非常同情这个美丽善良的女人。

“妹妹,可我一直把他当弟弟看的,从来没有别的想法,如果免强嫁了他,那是对他和对我自己都不公平,我的前半生,就是为了哥哥,草率的结婚,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只知道嫁给谁,就必须守这个人一辈子,我虽然看着不幸,但也挺幸福的。如今我经历了,也想通了,我的下半生我自己做主,不能再听别人安排。”

本文由www.4008.com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山里花香山外红,爱情诗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