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生死不弃,早已来不及向你说对不起

刚刚下起毛毛雨你却说要走了我问你去那里你说远方脸上轻吻着一丝柔柔的风一时竟忘记说些什么回头时你已经走了那天一个人来到小桥边看着柳树随风起舞看着涓涓流水静静的甜美的不知流向何方突然心里一阵酸楚春天来了我们沐浴在温和的阳光下丈量着脚下的长度心里没有了距离有一天我问春天秋天还会远吗你不回答只是静静的静静的站在那里心有所思我忽然脚下一踩空心像似掉进了万丈深渊看着你渐渐远去的丽影我伸出手去想紧紧地紧紧地抱住你却抱住了我日夜思念你的记忆碎片

对不起,早已来不及向你说对不起

 

图片 1 “晨曦!非要爬这座山吗?”
  “你不愿意就回去,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可是现在是冬天啊!”
  “你回去吧,杜潇!既然勉强,何必非要在一起呢?”
  “晨曦!你在说什么呀?”
  “我在说什么?你心里明白!”
  “我都说过多少遍了,我和那个女孩没关系的!”
  “没关系?真的吗?没关系会三更半夜的和你网聊吗?没关系会哥哥哥哥的叫得那么亲热?”
  “那只是一个网友,心情可能不好,我只是尽朋友之谊,开解一下而已!”
  “哼!随你狡辩!反正今天我一定要爬这座山!”
  “晨曦!这和爬山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杜潇,你忘了吗?我们第一次约会就是一起爬这座山!”
  “可那是在春天,现在天寒地冻的……”
  “春天开始,冬天结束!多贴切啊!从哪里开始,从哪里结束!有头有尾,好合好散!我要到当时那个负心人对我表白的地方,把我的爱情埋葬了!”
  二人不再说话,默默的走在蜿蜒的山路上,随着山势的升高,风越来越大,看见晨曦竖起衣领,脸被风吹的红红的,杜潇走到她的旁边风吹来的方向,想替她挡住风,却被她一把推开,看见她一脸倔强,杜潇叹了一口气,跟在晨曦的身后,继续前行!天色渐渐阴沉下来,浓云铺满了天空,风愈加的凛冽!看着急剧变化的天气,杜潇忍不住对晨曦说:“变天了,晨曦!我们还是回去吧!改天再来,我一定陪着你!”
  “天变了!哈哈!和你的心一样变了!很好!今天的天气和我的心情很相配!这么好的天气正适合!你不愿意就回去,我一定要去!”晨曦的眼泪随着话音落了下来!
  “我没有!我没变心!我爱的人始终是你!从来没变心!”杜潇一把搂住晨曦,把自己的额头贴在晨曦的额头,晨曦的额头很凉,大眼睛上挂着泪珠,在杜潇的怀里安静了一会儿,可是又剧烈的挣扎起来。
  “你没变心?那你为什么和别的女人那么暧昧?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走开,你又要来骗我!我不信!不……”随着二人的撕扯,晨曦的脚踩在一片巴掌大石头上,石头一滑,晨曦猛的向狭窄山路旁的断崖滑了过去。
  杜潇大惊失色,连忙一把拽住晨曦的衣服,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二人一起滑下了断崖!尖锐的石头刺破了两个人的衣服,晨曦连惊带吓的闭着眼睛不住尖叫。
  杜潇努力的调整自己的姿势,终于把晨曦揽在自己的怀里,碎石把杜潇的双手和脸颊划的鲜血直流,他睁圆了眼睛,一边下滑一边打量周围,他注意到左前方有一个狭长的石缝,有一人多宽,也许那里能挽救他和晨曦。石缝旁边一颗坚韧的枯树在随风摇摆。他算准时机,一把抓住树干,两个人的身体加上重力加速度,他觉得自己的手臂撕裂般疼痛!一只手紧紧抱住晨曦,他用全身的力气,向着石缝挪,一次,两次……他不断的失败,汗水大颗大颗的顺着脸颊淌下,脸上的伤口火烧火燎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他急促的大声喘息着。不能让晨曦出意外,伤到也不行!杜潇在心里大叫!他怀中的晨曦已经张开眼睛,停止了尖叫。她的眼睛乌溜溜的看着杜潇,眼光中没有之前的愤怒和伤心,重现了二人热恋时的温情和眷恋,她一动不动,一声不吭,只是痴痴的看着这个抱着她,正在与危险抗争的男人!杜潇的体力在飞快的流失,看着近在咫尺得那个石缝,再看看怀中的晨曦,杜潇咬紧牙齿,猛的把晨曦推进石缝!紧接着,他抓住树干的手再也只撑不住,他闭上眼睛,等待着随之而来的坠落与碰撞!
  咦!杜潇发现自己并没有下坠,睁开眼睛看见晨曦的双手,紧紧抓住自己得手臂,晨曦的双眼狠狠瞪着他。“你这个混蛋,快爬过来,我支持不住了!”晨曦几乎是带着哭腔对他喊。看着晨曦因为用力,脸上的青筋浮隐浮现!杜潇用脚努力的在崖壁上寻找支撑,终于踩到了一小块凸起,随着晨曦的拖拽,努力的把身体挪进了石缝!杜潇一进入石缝,两个人靠在一起不住的喘息,剧烈的运动让两个人都感到脱力。良久,二人目光相对,晨曦瞪了杜潇一眼,将脸扭到一边,鼻子里哼出一句:
  “看什么?离我远点!”杜潇轻笑一声,将晨曦的头揽在胸前,晨曦挣扎了一下,便顺从的伏在他胸口,静默间,杜潇的心砰砰的跳着!一种温馨的气息在二人之间蔓延!忽然,杜潇的脸一凉,他抬头一看,大片大片的雪花,从天而降。冷风吹来,二人不禁一阵哆嗦!杜潇翻遍全身,手机不知何时掉落了,晨曦连忙从口袋中翻出手机,打开一看,信号很弱,两人开始打电话求救,在断断续续的通话中,二人实在无法描述自己的确切位置!最糟糕的是,手机电量很快用尽,二人只能等待救援!
  等待的时间过得很快,天已经黑了,雪越下越大,杜潇看着冻得脸色发青,半昏迷的晨曦,脱下身上的羽绒服,围在晨曦身上,再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即使冷风像刀子一样掠过单薄的棉衬衫,肌肤像是被无数根针刺一样痛,他仍然咬紧牙关,苦苦支撑!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杜潇慢慢失去了意识,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紧紧围着两层羽绒服,一层是他自己的,一层是晨曦的,晨曦的双臂搂着他,身上落满了白雪,一动不动!杜潇挣扎着,将围在自己身上的羽绒服全部围在晨曦身上,他低头吻了吻晨曦冰冷的嘴唇,用尽全身力气抱住她!时间在不断的流逝,两件羽绒服,一个生存的机会,不断在二人之间转换!如果一人清醒,就立即把机会让给对方,一次又一次!……
  当晨曦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已经躺在病房的床上,一个年轻的护士在她身边忙碌,她努力的用肿痛的喉咙发出声音,用一种嘶哑干裂的声音问:
  “护士,和我一起的人,他怎么样了?”
  “他呀!他在十分钟前醒过来了,和你问了一样的问题哦!”护士看着晨曦,微笑着回答。
  “哦!可不可以把我们转到一间病房!”晨曦长出了一口气,接着问。
  “哈哈!十分钟前你男朋友也问了这个问题哦!你听,应该是过来了!”随着护士说话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和带轮子的床移动的声音。
  “是吗?那真好!”晨曦的脸上露出笑容,映着透过窗帘的光线,像绽放着幽香的玫瑰花!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天空灰蒙蒙的,我仰起头,一滴雨水落入眼睛。

图片 2

   我向前拼命的跑着,雨越下越大,打在身上,冷至心底,我的脚下是那条熟悉的小路,我的耳边只听得到那哗哗的雨声和脚下沙沙的树叶声,终于到了太奶奶家,我前前后后都寻遍了,却始终看不到她的身影,脚下一滑,我跌倒在泥坑里,我哭着呼喊她,却得不到一点回应......

第一节  初识

   “雪峰,雪峰,你怎么了?”

    我如往常上山砍柴,清晨的太阳洒在山上的杂草丛中,带着露珠的野花,一朵一朵的在阳光下灿烂的开着,一种山野闲趣使我微醉了,接近自然我的身心是舒畅的。我低头吃力的砍着柴,这时候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我回头去看,一个背着旅游包的男人,大约有三十出头,拄着一根树枝,艰难的爬着一条陡峭的山坡,看见我他激动的问,姑娘,请问到三里寨怎么走。我心里陡然间愉快起来,我认真的看了看满头大汗的他说,你顺着那条山路一直走下去,大概到了天黑的时候,就到了三里寨。男人皱着眉头看了看路的远方,还有那么远啊!说着拄着拐杖继续开始行走了。我鼓起勇气喊了一声,明早我要去三里寨赶集,如果你愿意,可以和我明早一起搭伴前往,早早启程大概下午四点就到了,现在你走估计要走到天完全黑了才到。男人犹豫的看看远方那条羊肠小路说,一个人走是孤单了。然后在我身旁坐下来,他拿出了两瓶矿泉水,递给我一瓶,我指了指提包,示意我带水了,男人微微笑了笑,咕嘟咕嘟喝起来了,我继续低头砍柴,男人说,这是男人该做的事情,怎么让你一个女孩子做呢?我说,山里女人什么活都干,砍柴挖药挑水样样的干。男人看着我说,你是个很要强的人,你和我印象里的山里女人不一样。我笑了笑。你怎么会流落在这山里?男人无奈的说,我和一帮朋友在这旅游,结果和他们走散了,手机又没有电了,联系不上,所以我必须尽早回到三里寨,他们会在那里等我。

   隐约中,我听到有人在叫我,我缓缓的睁开眼睛,一片漆黑,原来是个梦呀,我叹了口气,

      寂静的大山里,也许是因为空寂,陌生的人很容易产生亲近感,此时太阳像是一个燃烧的火球一样,炙烤着大地,我已经砍了很多的柴禾了,汗水也如雨珠一样不停的滚落下来,那个男人脱了休闲上衣,穿着一件白色的棉质背心,夺过我手上的砍刀帮我干起来了。我感激的站在旁边看着他挥舞砍刀的样子,有几分的笨拙,我哑然失笑。他有着古铜色健壮的身体,在他挥舞砍刀的时候,胸前凹凸有力的肌肉,略显蓬松乌黑的头发,我陷入了想入非非,漫无边际的想象着他将我揽入怀里,我们在这山野之间尽情的阅尽彼此。一种惬意的感觉在心里不断的汹涌着,我极力的掩饰着眼神里的暧昧之光,生怕男人看出了我心底深处的想法。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宛若弯弯的溪流,汇流到了我的心里,我递过毛巾给他擦,男人笑着说,你真不容易啊,我都有些吃不消。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山里女人生来就是干这些事情的。我想起来问,你怎么称呼。叫我李名则,他爽快的回答。我叫白瑚,白色的白,珊瑚的瑚。不错的名字,很特别,他温和的说。

   “雪峰,你没事吧,我刚听见你一直在哭。”

      和李名则俨然成为了朋友,我们在一起轻描淡写的聊着天,我说,你想去看看山里的风光吗?有一个地方景色很美。李名则一下子来了兴趣,当然去,我最大的爱好就是踏遍美好河川,我们现在就去。我高兴的背起包,在李名则的前面带路。

   室友关切的问,

第二节  甜蜜的爱

“没事,只是做了个梦。”

      这是一个山涧里,浅浅的河流清可见底,岸边的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头,各色的小花点缀在绿野里,白云悠然,蓝天伸手可触,周围的参天大树将这里严严实实的围起来,这里自然风光优美,又很隐蔽。李名则惊叹到,这里是人间仙境啊,太美了,说着他已经挽着裤腿跑进了河里,我跟着跑过来,趁他不防备,我撩起水花,水花四溅的落到了李名则的身上,我开心的笑着,他愣了愣,回头看了看笑的高兴的我,他脱掉了上衣裤子一并扔到了岸上,用挑战口气的说,白瑚我不怕你,看着他健硕的古铜色身体在我眼前呈现,我迅速的背对着他,你穿上衣服,否则我走了。我觉得一阵眩晕了,身后的李名则踏着水花轻轻的走过来,光滑的健硕的身体,他用双手缓缓的箍住我,那么有力,无力挣脱,又窒息迷醉。脚下的水流缓慢的流走着,一种美好的眩晕,李名则轻轻的吻着我,酥麻的感觉让我此刻即便死在他的怀里我也心甘。李名则紧紧的抱住了我,否则我就瘫软的跌倒水里了,他拌过我的身体,窒息的感觉盈满心头。我感受到李名则起伏不定的心跳,渐渐的倒在了清冽的河水中,我们如同两尾光滑的鱼儿,在水中嬉戏缠绵,又如同两条水蛇一样紧紧的缠绕彼此。

“你做的什么梦呀,哭的那么伤心。”

      回到村里已是天色朦胧,李名则在一家农户借宿了,我回到了自己的家里,约好第二天一同去三里寨。

   我张了张嘴,却不知该从何说起,梦中的那场雨,仿佛真的打在了身上一样,我紧紧地抱住自己,想驱散那些寒冷,一种似曾相识的痛楚在心底蔓延,我原以为早已忘记的那份愧疚,总是会在悄无声息中,又潜回心里,对准那块伤疤,狠狠的踹上一脚。

      凌晨五点,我们在村头等候。看见我来,李名则高兴的抱起了我。趁着夜色我们一路快速的走着,在早晨十点的时候,就到达了三里寨。

   有时候,人们总是会天真的以为可以吧那些不好的记忆封存,殊不知,无论你在心里给它上了多少把枷锁,它还是会在深夜慢慢的渗入梦中,让你在梦中重回那些想要忘记的时光,让你永远不得逃离,这天夜里,我缓缓地打开我的记忆枷锁,把那些记忆碎片一一拾起。

      三里寨有公用电话,李名则急切的拨通了电话,他高兴的如同孩子一样,终于联系上了他的那些驴友们,他们约好下午三点在这里汇合,然后回省城。一股莫名的伤感涌上了我的心头,想到刚刚开始又要分别,心里涌上酸楚泪水在眼里打转,我极力的想逼回眼泪,可是泪水还是一颗颗的落下来,笑意在李名则的脸上僵住了,他温柔的伸手捧住我的脸说,小白狐别哭,我的心留在了这里,你把我的心都偷走了。我泪眼迷蒙的看着他说 ,我真的能偷走你的心就好了。李名则目光水水的看着我说,你不知到你有多美,白瑚你真的像是一只山野的白狐,有种摄人心魄的美勾人魂魄,你是我前生放生的白狐。我破涕为笑。李名则说,一个很美的人没有发现自己很美,是美的最高境界,这种美是自然天成的,我喜欢你的这种美。我会再来这里看你的。我紧紧的抱住了这个和我生命有过亲密接触的男人,我那样爱着他,我迷离的看着他说,再爱我一次,好吗?

   我想我应该就是从那天开始明白,这世间,所有发生了的事情永远不会为你留出挽回的余地。我拿着那把重重的枷锁,任由那些记忆慢慢拼合,向我涌来。

    街边的一个小旅馆里,欢爱风生水起,巨大的快感,刻骨的悲凉,一起在纠集着,我们紧紧抱在一起,渴望此刻成为永恒的。

   又回到了那天,天空明明是那样的蓝,没有一点要发生悲伤事情的征兆,我和同学吃过早饭待在教室里说笑,姑姑突然来了,说要带我回家,我跟着她来到门外,问她怎么了,我看到她的脸色刷白,她低声说,我太奶奶去逝了,周围的时间好像瞬间被定格,我愣在那,直到姑姑过来拉着我往外走去。

      希望时间能够过的慢点,希望短暂的相守能开出炫美的花,温暖着我的生命。 然而李名则匆匆的写了一个地址交给了我。他的那些朋友来了,他们要走。我拿着他交给我的纸条,我说我得先走了,我不想看着他渐渐离我而去,那样我的心会痛。离别的时候,李名则忽然紧紧的抱住了我,给了我一个深深的吻。

   我第一次感到世界那么静,我的耳边只剩下脚踩在落叶上的沙沙声响,我低着头,泪水一滴一滴的往下掉,明明三天前我在家时,她还好好的,我没想到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我没想到我已失去向她说对不起的机会。

      我伤心的走了,在一个地势很高的山崖上我看见了一帮背着包的男人们朝着车站走去,模糊中看见了一个男人不停的回着头,似乎在找什么。我的泪水兀自的流下来。

   “我不用你管我,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

第三节    艰难的寻找

   这是我最后对她说的一句话,我要上学的那天早上,不知怎么和妹妹突然吵了起来,太奶奶过来劝我们,可我当时在气头上,把所有的脾气都发在了太奶奶身上,她转过身去,再也没说什么,我看着那个瘦小的背影,本想走过去,和她说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要朝她发脾气的,可是那句话始终没说出口,我想等我下次放假回来,太奶奶就把这件事给忘了,我还是能像以前一样冲她撒娇,可我从未想到,所有的都已来不及,我永远失去那个机会,只能永远带着这份愧疚,我有时会想,当我对太奶奶说那些话时,她的心是有多痛,一定要比我现在还要难过。

      思念在心里汇成河流,空气里处处飘荡的是他的气息。我几乎天天要跑到高高的山崖上眺望,我明知李明则不会来的,可是我依然渴望有奇迹。思念在心里一天天的发酵着,我越来越坐卧不宁,我是那样想念李名则。

   “对不起”

      终于在一个夏日的早晨,我不顾父母的劝阻去省城打工,踏着山间的羊肠小路我毅然远行,身后传来了母亲的啜泣声,我头也不回的走了,眼泪却如断线的珠子一样落在草地上。

   我站在那曾经的记忆面前轻轻地说,我看到了那许多年前,和梦里同样的一个下雨天,太奶奶抱着我,在那条泥泞的小路上慢慢的走,她脚下一滑,摔倒在水坑里,可她抱着我的那只手却始终不曾放下,她的衣服上沾满了泥,而我还在她怀里稳稳的睡着......

      捏着李名则给我的那个地址,穿过无数陌生的大街小巷,终于在郊外找到了那个地址。这是一片别墅区。一栋栋的别墅,透出了奢华,衣衫土气的我站在这里,如一朵卑微的小花,我突然觉得一种深深的自卑感,即使现在找到李名则,他会兴奋的跑来抱住我吗?

   在这天夜里,我伸出手,摸到脸上早已布满泪水,这次的不再是梦。

      在离别墅两公里的地方,很顺利的在一家花店里找了一份解决食宿的工作。我每天就是骑着单车去送花,然后打听李名则的消息。这里很难打听到关于别人的消息,寻找陷入到了一种艰难里。

      花店里的生意一直还算不错,唐小芙是个长相秀丽又精明的女人,她把这个小店经营的风生水起,即使是淡季,依然有很多人来这里订花,这天花店一个带着金丝眼镜长相白净的男人定了九十九朵红玫瑰,让送到雅阁小区九十号别墅,我激动,终于我可以借此机会打听李名则的消息了。

      我骑着单车飞奔而去,开门的是九十号别墅的保姆,悦耳的女人声音从门内传出来了,王妈,是谁?轻盈的如同一朵云朵飘然而出,一个雅致端庄的女人,有种惊世骇俗的美,出神入画的出现在我的面前,一个女人出落的如此美丽优雅,我愣了,有些出神的看着她。她莞尔一笑,她的笑如同一朵盛开的白莲花浮在白皙的面颊上,让人觉得一种馨香飘荡在空气里。我向她投去欣赏与好感,递上一簇火红的玫瑰。女人接过玫瑰看着纸条上的留言,脸上依然是那末白莲花盛开般的微笑。她迅速的在签单上签收了。我说,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他叫李名则。女人的脸色忽变回了屋子。我只好失望的离开,

      以后几乎每个礼拜那位戴金丝眼镜的男人都会订花给那个叫静荷的女子,渐渐的我和他混的熟悉了,知道他叫江威。这天江威又来订花,以为他会像往常般订红火的玫瑰,可是他却定了大把康乃馨,临走他说,小白愿意陪我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宴会吗?正愁下班后无法打发时间,于是我就爽快的答应了他。

      江威带我去美发店做头发,给我买白色长裙,时尚的高跟鞋子。当我站在镜子前我有些呆了,镜子里这个高雅的女子是我吗?我看到镜子里江威的目光久久的看着我,有种陷入梦境之感,这是我吗?江威说,这是从画里走出来的美女,简直太美了,我的脑海里忽然间想起李名则说,你有种动人的美。那时候我以为他是在骗我。想到李名则思念的涟漪又一圈圈的在心头扩散开来,我多想在我最美丽的时候再遇见李明则,可我却还是没有他的下落。

      江威经常带我参加他的朋友的一些聚会。渐渐的我熟悉了他们那个圈子里的很多人,江威的朋友想和我交往,可我的心里只有李名则。

    寻找是那样的渺茫,我必须要找到李名则。从我把身体交给他开始,我的心里就只有他,很多的夜晚,渺茫将我紧紧的包裹,我如同陷落在城市的一个的游魂般。

      江威依然每周给那位叫静荷的小姐订花,以后我去送花,在也没有遇见静荷出来,花都是保姆代收的。

      关于和静荷之间的微妙,江威从来只字不提。我几次试探的问到关于静荷的一些话题,江威都有意的绕开,他越是神秘,我的好奇心越是被激发。

      整个城市忽然开始下起了连阴雨,湿漉漉的有种发霉的感觉,凉意袭来心头更是无尽的凄冷,花店生意陷入了暂时的萧条,唐小芙说,她想出趟远门,店由我暂时看管。

    遇到雨天,会越发的思念李名则,看着天空落下的雨,就如同绵绵不绝思念,也许在别人看来我的爱是荒唐的,也许认为是一场骗局,但是直觉告诉我一定会找到他的。

      第四节  真相

    这样的雨天我实在是有点百无聊赖,我去找江威,给他一个惊喜,他说过随时欢迎我的到来。我按响江威家的门铃时,开门的却是一身睡衣装扮的唐小芙,我呆若木鸡,仿佛偷窥到不该看见的秘密,心里倒是有了几分的惶恐不安,我努力的用笑掩饰我的尴尬,唐小芙似乎也在掩饰,江威探出头来说,这是一百元钱,送一束百合花给静荷小姐吧,我有了逃离尴尬的借口,迅速的离开了。我去了九十号别墅,开门的竟是静荷小姐,她依然温婉可人,带着一种美好圣洁的笑,接过百合花,她忽然问道,你一直在找李名则吗?听到李名则三个字,心里瞬间谍澎湃起来,我不敢看静荷的眼,我怕我的眼睛会泄露我的秘密,我低头问,你知道他在哪里?静荷幽幽的说,明天我带你去见他。

      第二天静荷带我到郊外的一家疗养院,我看见了那个朝思慕想的男人,残酷的一幕却在瞬间击碎了我的心,我但愿此刻看见的只是梦里的场景,我知道一定是梦的,要不然他怎么会谁不认识了我,我扑去,木然的叫着李名则,泪水涩涩的流着。静荷告诉我,李名则是她没有血缘的哥哥,一个月前的一次意外里,他失去记忆了,身上多出骨折,要不是这场意外,他们也许已经是夫妻了。以后如果我愿意来照看李名则,她会付我工资的。

      带着无限伤心,回到花店里,唐小芙手里拿着一封信递给我说,这是你这个月的工资,生意越来越清淡,花店很难在经营了,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介绍别的工作。我愣了片刻,看见唐小芙躲闪的目光,我心里一切了然。

      提着简单的行李,揣着一个月的工资再次游荡在这个城市里,雨在下着,如我的心。我在找工作的途中,在一个咖啡店的屋檐外避雨,我瑟瑟的躲避着凄冷的秋雨,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前,是江威。我几乎不敢信,原来这个咖啡店是江威经营的,他没有任何犹豫告诉我明天来这里上班。我又有了一份工作,我可以用这份工作所得,去照顾李名则,我想看见他醒过来。每天都想尽快的回去照看李名则,虽然他对我投来陌生的目光,虽然他无视与我的存在,但是只要守在他的身边心就是幸福的。

    有一天在上班,唐小芙竟然疯了一般闯来了,她像是一个恶魔一般冲到我面前,狠狠的抽了我耳光,用手拽住我撕扯着,我被突如其来的唐小芙搞得不知所促,同事的们拉开了歇斯底里唐小芙,我大脑一片空白,羞辱的面对着所有人的目光,脸上火辣辣的疼,江威铁青着脸赶来,他一把抓住唐小芙,然后对我抱歉的说对不起。拉起唐小芙就往外走,他几乎是粗暴的将唐小芙塞进了车子里。

      那以后,在也没有见过唐小芙,听江威说唐小芙在也不会来闹了,他已经用钱将她打发了。江威说唐小芙很嫉恨我。为了李名则我继续留在江威的店里做事情。秋天我用轮椅推着李明则去看红叶妖娆,冬天我推着他去看白雪皑皑,春天我带他去聆听鸟儿的鸣叫,夏天我会推他到小河边感受河水的清凉。一年无声无息的过去了,看见李名则的的气色越来越好,静荷在我面前留下了感激的泪水。

      一天我推着轮椅带李民则去公园里,江威和一个女人在逛公园,我叫了一声江威,然而李名则的脸上忽然出现了异样的表情,是一种扭曲了的恨意,他怒目的叫着江威的名字,显然李名则记起什么来了,他的记忆力在顷刻间恢复了,他想站起来来,可是腿一软跌倒在了地上,我看见江威惊恐的眼神,看见他慌忙的逃离了公园。

      李名则的确是恢复了记忆,他记起来很多事,他竟然想起我是他的那只小狐狸,柔情在瞬间铺天盖地而来,我喜极而泣,紧紧的抱住了他,我让他狠狠的咬我直到疼为止,我要知道一切不是虚幻的。

      静荷忽然告诉我说她要和江威结婚了,她紧紧的握住我的手说,李名则应该是属于你的,只有你才是他真正的爱人。

    静荷和江威结婚典礼,唐小芙忽然闯来了,她手上拿着一本江威的日记本说,你抛弃我,预谋杀害李名则,你的罪行你写的很详细啊,你似乎活的逍遥自在,可是别人却在痛苦中挣扎,今天我要让所有人知道你的面目,这位静荷小姐估计也不会和你这样狼面兽心的人结为夫妇吧。静荷在众人面前有些颤抖,她显然是被眼前的事情搞的难以承受,江威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他在尽极大的努力掩饰自己,几名男人强行将唐小芙拉走,静荷忽然说,谢谢大家在百忙间抽时间来,说着她拿下了戒指交给江威,转身离开了婚礼现场,江威尴尬的追出去。

      愤怒的江威没有去追静荷,他如同一只发狂的野兽一样,跑去找唐小芙,是唐小芙毁了他的梦,这是他苦苦等待了很久的梦,他为了静荷,为了静荷的家产,可以不择手段。今天一切都几乎实现了,可是唐小芙毁了他的一切,江威看见了路边朝他得意笑着的唐小芙,狠狠的抽了她几个耳光,重重的踹飞唐小芙,路边的铁护栏生生的刺进了唐小芙的身体里。她就那样无声的倒在了血泊里。

    警察赶来的时候,唐小芙已经死了。江威瘫软在地。

      那本日记里写着的一个令人发指的真相,一个月前,李名则和静荷准备结婚,李明则的好友江威一心想得到静荷及静荷的家业,于是约静荷和李明则去山里探险,就在晚上,江威不择手段的将李名则推入山下,他本以为李名则就此消失了,可是谁知道李名则被被救起,而且只是失忆症,后来警方联系上了静荷,静荷一直将李明则放在疗养院里。

      看着李名则渐渐的好转,我幸福的笑了,我爱李名则,可是静荷可以给他所有。我能给他什么呢,也许什么都不能给他。

      静荷和李名则在疗养院的花坛边亲密无间的谈笑,她温柔的给李名则擦着嘴角,那样的幸福甜蜜,我忽然觉得自己该悄悄的离开这里了。

      我离开了这个写满我爱情的城市。

(已完结)。

本文由www.4008.com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爱是生死不弃,早已来不及向你说对不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