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黑晋三省负增长,2015地方财政收入马太效应显

2015年多数省份财政收入增速继续回落,中低速增长趋势明显。无法完成2015年年初预算的省份,数量在扩大。

经济半年报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宏观数据引发市场严重悲观。8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创下68个月新低。工业增加值增速上次跌破7%还要追溯到2008金融危机。 另一方面,我们用8个月时间完成了全年的就业目标,新常态下经济结构已然发生变化,工业主导的经济正在向服务业主导转变。第三产业占GDP比重在去年就已经超过第二产业。 此时,我国宏观数据体系构建的基础任然是重工业,是时候把注意力转移到服务业等其他新常态了。 与8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再创新低一致,8月份全国财政收入增速也有所下滑。其中,地方财政收入跌破10%,仅增长6.6%,主要由于房地产相关税收的拖累;税收收入仅增长1.9%——无疑都是今年以来的月度最低值。 地方省份数据可加以印证。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东部沿海发达省份呈现出财政收入增速较高,但增速逐月下滑;一些西部资源省份税收仍然为负增长,多靠非税收入支撑;中部省份财政收入基本稳定,但增速回落明显。 今年以来,各省均加大了对税收征管和清缴力度,但收支矛盾压力仍大,往财政困难的基层倾斜、“保民生”的压力也在加大。 房地产税收负增长加剧 近日,财政部公布8月份财政收支数据。8月份全国财政收入9109亿元,同比仅增长6.1%。其中,中央财政收入4454亿元,同比增长5.5%;地方财政收入4655亿元,同比增长6.6%。 中央财政收入今年以来一直呈低速增长态势。财政部表示,中央财政收入增幅偏低主要是受国内增值税、进口环节税收等增幅低的影响,地方财政收入增幅偏低主要是受房地产相关税收增幅明显回落等因素的影响。 8月份税收收入仅增长1.9%,其他主体税种增速也不高。如国内增值税2263亿元,同比增长10.9%,扣除营改增转移收入后增长3.4%。增幅偏低,主要受工业生产增速放缓、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下降、扩大营改增试点范围增加进项税抵扣等因素影响。 其他主体税种,如受房地产市场交易额下滑,8月份营业税仅增长约2%;受大宗商品进口价格下跌、进口量下降等影响,进出口货物增值税、消费税同比下降了0.9%。 累计数据来看,1-8月份,全国财政收入9.64万亿元,同比增长8.3%。其中,中央财政收入45117亿元,同比增长6%,比预算预计增幅低1个百分点;地方财政收入51292亿元,同比增长10.4%。全国财政收入中税收收入82688亿元,同比增长8%。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王朝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表示,从累计数据来看,GDP增速为7%多一点,财政收入增长8%左右,说明财政收入运行很平稳。8月当月数据,受财政收入入库进度影响,难免有所波动,但需要密切关注未来月份收入走势。 东部省份收入增速下滑 财政部对后几个月的判断为:受经济下行压力仍然存在、扩大营改增增加减税、去年收入基数逐步提高等影响,中央财政收入增长仍较困难,地方部分省份财政收入增幅可能明显回落,收支矛盾突出。 从目前已公布的数据来看,各区域分化仍比较明显。去年全国财政收入增速回落的大背景下,东部沿海发达省份财政收入增速率先企稳回升;但从今年来看,“回升”的趋势明显难以维系,这些省份财政收入增速基本为“逐月回落”。 如广东从今年1月份到7月份,月度累计财政收入增速分别为23.69%、19.23%、16.22%、14.32%、14.77%、15.27%和14.61%,出现逐月回落的态势。 中西部财政收入增速回落 而类似内蒙古、陕西这样以煤炭为主的资源省份,受煤炭、石油等资源价格持续下跌影响,今年以来税收收入基本为低增长或负增长,主要靠非税收入加以支撑。 累计到8月份内蒙古税收负增长1.3%,对于内蒙古而言,已经是相对好看的数据。1-5月份,内蒙古的税收收入同比下降12.4%。 陕西的税收收入增速也很低。1-7月份,陕西省实现地方财政收入1087.27亿元,增长13.1%,回落0.1个百分点。其中,税收770.38亿元,增长2.4%,与上半年持平;非税收入316.89亿元,增长30.8%,加快1.3个百分点。 受能源行业市场低迷、企业效益下滑、“营改增”政策减收效应等影响,陕西主体税种基本为负增长。 中部省份虽没有东部沿海,或者西部资源省份趋势那么一致,但财政收入增速回落到中低速增长的态势,则是非常普遍的。 如中部省份中,财政收入增速一向稳健的安徽,其1-7月份地方财政收入完成1418亿元,同比增长10.6%,相比今年上半年10.1%的增速,有所回升。但相比去年7月同期,地方财政收入增长20.1%,今年的增速回落了10%,增速几乎腰斩。 各省份多采用“开源节流”“向基层倾斜”“保民生”等方向努力。如湖南省财政厅厅长郑建新表示,今年下半年在财力配置上要进一步向下倾斜,帮助市县解决改革发展中存在的突出困难和特殊矛盾,提高基层“保工资、保运转、保民生”的保障能力。 王朝才表示,目前虽然财政收入增速有所下滑,但保障基层政府基本运转问题不大。东部省份财力本来就优渥,不成问题;中西部省份基层政府,来自中央或者省级政府的转移支付力度较大,问题也不大。

2015年各地财政收入数据陆续公布,大部分省份财政收入增速继续回落,延续中低速增长的态势。西藏财政收入增速最快,达到31%。辽宁、黑龙江、山西三省财政收入出现负增长,其中辽宁省2015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下降33.4%,财政收支矛盾格外严峻。

整体下行中,地区分化明显。东部发达省份财政收入优势明显,与中西部省份的差距拉大。这些省份多保持在10%以上的增速,上海、北京、广东、江苏四省2015年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可比增速分别为13.3%、12.3%、12%、11%。

上半年,资源省份,如内蒙古、陕西、山西、辽宁等受重工业经济拖累,以及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影响,财政收入增速普遍低于地方平均水平。

财政部此前公布的2015年财政收支数据显示,2015年地方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9.4%,如果扣除11项政府性基金转列为一般公共预算的影响,同口径仅为增长4.8%,比去年下降5.1个百分点。

曾经呈赶超之势的中西部省份,财政收入回落明显,多数已经回落到个位数增长。如河南、云南、内蒙古2015年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9.9%、6.5%、6.5%。

上半年,不同省市财政收入呈现明显两级分化。高者,如上海上半年财政收入同比增长30.6%,增速为近13年来同期最高,完全不惧经济下行压力。低者,如辽宁上半年财政收入增速负增长18.6%。

由于经济持续放缓,复苏乏力,地方财政收入也受到较大影响。财新记者统计各地数据发现,与2014年相比,全国有24个省份财政收入增速出现回落,16个省份财政收入个位数增长或者负增长,比2014年增加4个。有11个省份最终财政收入增速未能实现年初预计目标。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全国整体趋势来看,战略产业、服务业税收增长较快,东部发达省份在金融、房地产、高端制造业、商务租赁、研发科技等领域优势明显,进而能保持较高的增速。

分析背后的原因,东部发达省份,如上海、广东、北京等,借力金融业、房地产业、商务服务业等盈利佳的行业,以及科技创新、互联网经济等前景好的行业,财政 收入增长较快。而资源省份,如内蒙古、陕西、山西、辽宁等受重工业经济拖累,以及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影响,财政收入增速普遍低于地方平均水平。

东部经济发达省份财政收入仍多维持在两位数。广东省财政增速达到16.2%,北京、上海、天津、江苏、山东等仍维持10%以上的增速。这些地方主要是科技、金融、信息服务等服务业发展态势良好,以及房地产市场交易量价回升,带来相关企业利润增加,为财政收入增速提供了有力支撑。

中西部省份由于产业结构偏重,在产能过剩,原油、煤炭等资源产品价格持续下跌背景下,财政收入恐仍将维持较低增长。

即便上海等地财政收入明显受惠于经济转型成果,也不能忽视上半年一次性因素,即多地普遍开展的对营业税的清缴,这部分增收收入难以持续。

上海2016年预算报告中称,在银行贷款规模和中间业务收入不断增长、证券市场交易量大幅增加以及房地产交易量价回升的带动下,营业税增长高于年初预期。服务业、房地产市场的回升,带动企业所得税增长高于年初预期。

东部集聚效应明显

随着“营改增”全面推开,预计全年带来约5000亿元减税规模;此外,房地产销售额高位回落趋势明显——下半年地方财政收入面临下行压力。

部分省份虽然财政收入保持较快增速,但存在一次性增收因素或特殊增收因素。广东省称,财政收入增长相对较快,主要是受特殊增收因素影响较大:一是深圳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高速增长23.8%,拉高了全省增幅,剔除深圳后,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7.7%。二是超常规因素影响,广东全省来源于金融保险业的税收大幅增收(地方级预计增收约310亿元,同比增长约38%),同时大额一次性收入集中入库约120亿元,如果剔除超常规因素影响,广东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幅在7.5%左右。

在全国经济增速持续下行的背景下,东部发达省份财政收入却逆势维持高位。

上海财政收入增长30.6%

中西部省份财政收入增速整体放慢。辽宁省2015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125.6亿元,下降33.4%,为历史最低水平,连续两年负增长。其中,税收收入下降29.2%;非税收入下降44.9%。重点行业税收全面下滑,部分行业税收贡献率大幅下降,仅成品油等少数行业税收占比提高且保持正增长。

比如,北京在“京津冀一体化”疏解部分非首都核心产业、导致部分税收流失的背景下,2015年仍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723亿元,同口径增长12.3%。

今年上半年,上海GDP同比增长6.7%,与全国增速一致。但上海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4196亿元,增长30.6%,同比提高17.5个百分点,远超同期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7.1%的速度。

辽宁省财政厅表示,财政收入大幅下降,一是受做实了财政收入的影响;二是受宏观经济持续低迷、经济增速换挡和自身产业结构不合理等因素影响,全省主要经济指标大幅回落,企业经济效益下滑,制约了财政收入的增长;三是结构性减税和普遍性降费等政策性因素的影响。

北京市财政局表示,总部企业、六大高端产业功能区规模以上企业支撑作用稳定,金融、信息服务、科技服务三大行业贡献突出,现代服务业替代传统服务业成为增收新动力,为财政收入增长奠定了坚实基础。

具体而言,上海上半年实现增值税823.11亿元,增长49.9%;营业税846.90亿元,增长20.4%;企业所得税941.59亿元,增长 28.0%;个人所得税342.27亿元,增长26.3%。从行业来看,金融、租赁和商务服务、房地产等行业对财政收入增长贡献较大。

黑龙江2015年一般公共财政收入同比下降10.4%。其政府工作报告称,去年该省经济发展遇到多年未有的下行挑战,油、煤、粮、木四大传统产业领域集中出现负向拉动。由于油煤价大幅下降等因素,占规模以上工业半数的能源工业负增长3.7%。

分行业来看,金融业完成税收5188亿元,同比增长9.2%;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税收435亿元,同比增长13.8%;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税收953.8亿元,同比增长27.8%。

上海财政收入30.6%的增速,成为7月15日中共上海第十届委员会十二次全体会议与会委员热议的话题之一,多位与会委员认为这是上海改革红利逐步释放的结果。

山西2015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1642.2亿元,减收177.9亿元,同比下降9.8%。山西省财政厅厅长武涛表示, 2015年,受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改革调控任务加重、各方支出需求高企等多重因素影响,山西省财政收支矛盾十分突出,预算执行遇到很大困难。

上海2015年服务业占比已经达到86.3%,现代服务业优势明显,税收增长较快的领域集中在金融、租赁与商务、信息产业等。上海2015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实现5519.5亿元,比2014年同口径增长13.3%。

上海财政局局长宋依佳在上述会议上表示,上海上半年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增长特别快,是上海总部经济、功能性机构集聚效应的结果。

上海也有明显的总部经济效应。2015年,累计落户上海的跨国公司地区总部、投资性公司达到535家、312家,上海成为我国内地跨国公司地区总部落户最多的城市。

据统计,上海目前集聚了558家跨国公司地区总部,这些公司总部不仅带来大量企业所得税,也带来了很多高收入人群。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胡怡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因为部分行业实行总部汇总缴税政策,分支机构虽然遍布全国,但企业所得税在总部所在地汇总缴税,可带来总部税收效应。

此外,宋依佳还表示,伴随自贸区改革系列红利逐步显现,从财政收入角度来看,自贸区全口径税收增长就达36%。

房地产行情分化,一线城市房地产销售回暖明显,也带来积极作用。

www.4008.com,其他东部发达省份财政收入增速也非常喜人。广东上半年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实现5438亿元,可比增长17.1%,增幅同比提高5.2个百分点。

如广东统计局表示,广东经济增速上行,主要靠服务业拉动,金融业和房地产的贡献比较突出。金融行业中,证券交易带来的营业收入、税收均有较高的增速,资本市场发展对经济增长的贡献高于2014年;房地产2015年回暖明显,对经济增长贡献明显。

广东多项经济指标好于全国。上半年广东实现GDP3.74万亿元,同比增长7.4%,比全国高0.7个百分点;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房地产投资等指标增速,也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中 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东部发达省份转型较快,现代服务业、战略新兴产业、高端制造业等增长较快,带来税 收较快的增长。比如,金融业集聚在北上深,还有“新三板”等,区位优势明显。人口较多、收入较高、消费发达,有力地支撑了这些省份的财政收入。

其中,企业利润保持较快增长,对财政收入拉动作用明显。1-5月,广东规模以上工业实现利润2621亿元,增长15.8%,增速同比提高8.5个百分点。

一些新兴产业在东部发达省份的集聚效应明显。国税总局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税收完成1210亿元,增长21.2%,其中北京、广东、上海和浙江等主要集聚区份额占全国的74%,浙江税收增幅甚至高达57%。

类似的还有北京。上半年北京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实现2869亿元,同比增长12.8%。其中,科技服务业、信息服务业、金融业等优势行业发挥着重要支撑作 用,上半年这三大行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2.2%、11.2%、9.2%,对北京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合计达到59.1%。

资源省份下行明显

中西部省份也有收入增长迅速的省份,如贵州。贵州上半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853亿元,增长13.5%,增速比上年同期加快8.2个百分点。但贵州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占GDP比重接近96%,投资仍保持21.5%的增速。

中西部省份财政收入整体放慢,个位数低增长的省份数量增多。

7月16日,贵州省政府副秘书长丁雄军在贵州上半年经济运行发布会上表示,贵州正处于经济加速发展、投资高速增长的阶段;从需要来看,三次产业、基础设施、扶贫攻坚、教育医疗等领域都存在总量不足、标准不高等问题,投资需求空间巨大。

如西部大省四川,2015年前10个月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2635.35亿元,同比增长7.1%。其中,与实体经济密切相关的税收收入同比仅增长1.9%。

资源省份增速靠后

贵州财政厅快报显示,1-12月中旬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累计完成1418亿元,同比增长8.7%,增速回落4.6个百分点。

资源省份上半年仍显得比较落寞,仍受累于下行明显的工业。

甘肃2015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743.9亿元,增长10.6%。甘肃省人大财经委审议2015年预算执行报告时指出,经济增速趋缓对财政收入的影响显现,收支平衡压力加大。

辽宁上半年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188.2亿元,同比下降18.6%。从月度数据来看,负增长的趋势在加大,前4个月、5个月财政收入增幅分别为-6.4%、-8.6%。

资源类省份下行尤其明显。如新疆2015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331亿元,为预算94.3%,同比增长3.8%;其中税收收入861.8亿元,为预算86.7%,下降2.9%。

由于传统行业仍处于产能过剩状态,辽宁收入形势比较严峻,如采矿业持续大幅减收。加上5月份“营改增”的推开,相关行业税收增幅下行明显,如房地产、金 融、建筑业税收增速分别比1-5月份回落17.3、7.1和27.6个百分点。另外,受去年6月份基数较高影响,2015年6月份当月收入占全年总收入的 16.5%,今年同比下降一半。

新 疆财政厅表示,新疆财政收入未能完成年初预算,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投资、消费、进出口增幅趋缓,增值税、企业所得税等主体税种收入增幅放缓;二是市场 需求不足,石油、煤电煤化工、钢铁、建材、煤炭等传统支柱产业产能过剩、价格下降企业效益普遍下滑,增值税、资源税负增长;三是“营改增”、针对小微企 业、清理涉企收费等减税减费政策。

不过,也有部分传统重化工行业税收增速有所回升。如石化业、钢铁业税收同比增长6.5%、11.8%。这在于2015年较低的基数,2015年辽宁财政收入大幅缩水了33.4%,2016年预计全年实现收入增长3%。

张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中西部省份产业结构比较单一、偏重,产能过剩、资源品价格下跌明显,很大程度影响当地财政收入。加上人口较少、收入偏低、消费规模不大,使得税收收入缺乏亮点。

按照辽宁2016年预算收入安排来看,上半年辽宁已完成预算的54.3%,超过时序进度4.3个百分点。

部 分东部省份也受此影响。山东2015年预算收入实现5529亿元,同比增长10%,其中经常性收入仅增长6.4%。山东预计2016年省级一般公共预算财 政收入为146亿元,同比下降16.1%;其中,税收收入83.85亿元,下降8.3%,主要是胜利油田原油价格仍呈下降趋势,预计石油增值税、资源税将 进一步减收。

上半年辽宁民间投资同比下滑58.1%,这加重了辽宁经济下行压力。

中部资源大省山西情况也不乐观。全省上半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856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7.4%。而前4个月、前5个月财政收入降幅分别为5.4%、4%,降幅也在扩大。

从2014年9月以来,除个别月份为微弱正增长,山西工业持续负增长。今年前5个月,山西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下降2.7%。

不过,山西对此也早有预期。2015年山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降9.8%,主要受经济持续下行、工业经济持续回落、煤炭价格大幅下降以及结构性减税和普遍性降费等影响。

山西预计2016年预算价收入同比下降7%,山西省政府表示,这是考虑到山西仍处于改革开放以来最为困难的时期,经济筑底回升仍需历经艰难的过程。

具体而言,按现价计算的工业、交通运输、现代服务业、建筑业等行业的产值难以实现增长,煤焦、钢铁、电力等山西主导行业去产能、去库存面临较大压力,经济 效益难有回升,导致税基减少、税源萎缩;国家进一步实施减费降税政策,全面推开营改增等政策性减收因素也将影响山西财政收入增长。

类似的还有陕西。陕西上半年地方财政收入完成1007亿元,同比增长5.59%;但地方税收仅微弱增长0.44%,一些税种出现负增长,如企业所得税下降7.52%、资源税下降25.5%、土地增值税下降18.91%等。

本文由www.4008.com发布于装修,转载请注明出处:辽黑晋三省负增长,2015地方财政收入马太效应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