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工人600万工钱没着落,农民工87万血汗钱被扣

都说这干工程的,干完结算工钱,可就有一群工人没有拿到工钱,今天跟着包工头去找开发商时,发生了惊险的一幕。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跪地的男子就是42岁的包工头王德兴,今天带着手下的工人,去甲方开发商处谈工钱。

他们在为工资发愁

为了讨薪,农民工吕师傅带着工友跳起了江南Style。记者杨涛 摄

工人骂了项目经理罚包工头30万元

工人 刘师傅 :“他哭着说你要逼死我,让我活不下去了,我说别说了回去说,刚走一米,我听见一声响,他就倒下了。”

“我们从老家来兰州要工资已经是第二次了,滞留兰州已经十多天,如果还拿不到工钱,估计今年过年也回不了家。”2月6日,在雁滩万嘉和建材市场办公室内,来自湖北、江苏等地的讨薪工人说。连日来,他们为600多万元的工资,奔走于各相关部门反映,希望得到帮助。目前,劳动监察部门已介入调查。

昨天下午,在东西湖区七雄路星光大道音乐会所门前,一群农民工跳起了江南Style骑马舞,引来不少路人围观。记者了解得知,年关将至,40多位农民工因为没拿到工钱,被逼无奈才“出此下策”。

刘某和熊某无数次在项目部大声辱骂、诽谤项目经理,罚款30万元;梁某给孔总发短信诽谤项目经理贪污,罚款5万元;劳务工人讨薪围堵开发商,罚款10万元来自四川陕西等地的100多位讨薪民工,竟然讨到一份由工程建设方开具的最牛劳务结算单,名目繁多的各类罚款,一下子抹掉了87.4万元的血汗钱。

工人 袁师傅:“老板已经跪下了,我看打碎的玻璃瓶 ,老板已经喝了农药了。”

当天下午,记者来到雁滩万嘉和建材办公室,大厅内放着讨薪工人的被褥,几名工人坐在椅子上无精打采,等待老板的出现。“我们实在没有地方去,晚上只好住在大厅。”一名工人说。工人们有的持有劳务分包合同,有的手上有工资结算单。记者在木工劳务分包合同上看到:总包单位为兰州市第一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第十八分公司万嘉和项目部,分包单位是程瑞雄。工程名称和地点为新区万嘉和建材商贸物流园一期。承包方式为劳务清包,固定单价包干的承包方式。付款方式为,自开始施工日起,两个月的工人生活费由乙方垫付;第三个月开始,在次月的10日前支付上月完成工程量的50%;B、C、D区本工种全部工作量完成后支付至工程量的80%;2015年春节前支付至完成工程量的90%;剩余工程款2015年6月30日前付清。

记者在现场看到,包工头吕师傅戴着墨镜,模仿韩国当红明星鸟叔跳起了骑马舞,十几个农民工则围在吕师傅身后,跟着吕师傅做起了同样的动作。虽然大家动作都很别扭,跳得也很不整齐,但还是引起了不少路人围观。

工人骂了项目经理罚包工头30万元

王德兴也是第一时间被送往凤城医院抢救,临床诊断为敌敌畏中毒,医生正在为他洗胃。据王德兴包工的工人说,他们所做的家润碧泽园门面房项目,今年四月已经整体完工了,可是工钱却迟迟拿不到手。

据乙方分包人程瑞雄说,他手下有钢筋工、瓦工、架子工等班组,并与他们签订了合同,有好几百工人在工地干活。合同签订后,去年5月份进场,活干了不到4个月,因甲方材料供不上,去年9月28日就停工了。期间甲方支付了400万元,这些钱全发给了木工、钢筋工、瓦工、架子工负责人。现在加上木工工资还有600多万元,一直讨要到现在还没有拿到。

“快过年了,工人们都要回家,天天问我要钱,我连觉都睡不着。”吕师傅说,自己已给工人垫付了一万多,身上的钱已经用光,但仍是杯水车薪,打电话给建设单位老板,对方一直不肯接电话,自己只好带着大家来跳舞,以引起关注。

其中,一笔30万元的罚款金额,表述在结算单上的罚款事实是,2013年度施工期间,刘某和熊某无数次在项目部大声辱骂、诽谤项目经理,并发生熊某对项目部施工人员刘某某进行人身威胁,刘某对库管朱某进行无理取闹本项目费用按照严重违约处理。

工人 刘师傅:“欠了我七万四千五,别人还有十万的,总共工人有五六十人。”

来自江苏南通的刘先生媳妇说:“我老公是做钢筋工的,大部分工人等不住已经回老家,我们是第二次到兰州来讨要工钱,已经有十多天了,目前还没有拿到工钱。”据工人介绍,去年9月底停工后,老板答应10月底结算工资,后来又推到11月底和12月底,结果几个月过去了,仍没有见结果。所以大部分工人只好回家,留下几名包工头在兰州继续讨工钱。“还有10天左右就过年了,如果还拿不到工钱,估计过年也回不了家。”工人代表说。在现场第十八分公司万嘉和项目部代表,经理成伟说:“我受老总委托,负责核实他们工资造表盖章,目前,此事劳动监察部门已经介入,项目部也在积极协调处理。”2月8日下午,几名工人代表说,目前他们还住在万嘉和建材办公室,对方答应星期一处理。(首席记者孙建荣文/图)

在跳舞的队列中,61岁的曾师傅年纪最大,他说自己有2万多工钱还没领到,家里老小都等着用钱。来自阳新县的骆师傅说,家里有3个孩子在上学,一个上初中,两个上高中,全靠自己在外面辛苦打工挣学费和生活费,自己还有9000多工资没领到,“要是拿不到钱,不仅过年回不了家,孩子上学都成问题,我不能对不起孩子。”随后,记者从一份手写的工资欠条上看到,40位工人共计有233000元工资尚未支付。

另有一条罚款5万元的项目,其罚款理由是,2014年5月5日,劳务方梁某发短信给建设方的孔总,诽谤项目经理贪污等。还有几项罚款,都涉及农民工讨薪。其中,2014年8月20日,因为讨薪找到开发商发生冲突,罚款10万元;同年8月21日,讨薪木工和架子工,围堵视察幼儿园的县领导,并阻挡育才路施工,罚款5万元;同年8月25日,工人讨薪围堵县政府,罚款5万元

工人 袁师傅:“老板说工程都干完了,甲方就是不算账,老是拖着 ,我也不知道老板咋选择这条路了。”

记者从包工头吕师傅手中的合同看到,建设单位是夜宴公馆娱乐管理有限公司,施工单位是武汉鸿艺世纪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按照合同规定,工程于2012年6月1日开工,2012年9月12日竣工,合同总价126万元。

最牛结算单罚没农民工87.4万元血汗钱

工人们所说的甲方就是西安润邦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今天他们就是跟着包工头王德兴来了这里,那这个甲方到底有没有拖欠这王德兴和工人的工钱呢?

施工单位负责人曾经理称,装修工程是去年11月8日竣工交付使用的。根据合同,工程款应分五次付清。竣工交付甲方使用后,甲方第四次应支付126000元,但实际上只支付了93000元,还欠33000元。另外,按照合同约定,到今年2月8日之前,也就是竣工后的第一季度,甲方还应支付15万元工程尾款。

1月20日,安康小伙柯先生向本报反映,2013年9月,经熟人介绍,他和几个老乡跟随四川众意劳务公司,一起来到西安天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建的陇县兆兴锦都项目1号和4号工地干活,一直干到2014年8月楼房封顶。因为还有7万多工钱没拿到,大伙踏上漫漫讨薪路。

西安润邦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王德兴在这包的工程,我们前两天已经结完了,这是合同、结算单,因为他在管理工程时亏损了,他今天来要我再给20万,我没有答应, 外面还有工人逼着他,他就喝药了。”

竣工后的33000元为什么迟迟不肯支付?建设方一肖姓负责人解释称,因工程质量有问题,多次打电话让对方来维修无果;再加上三楼的垃圾也没有清运,引起楼内业主投诉,所以才未支付余下的工程款,“我明天就叫技术和质检部门过来验收工程,若验收合格,我把所有的尾款一次性付给他们。”

柯先生告诉记者,期间,欠薪的工人先后找了劳务方和建设方,也找了开发商。但是,本就艰难的讨薪路,最终因建设方西安天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单方面出具、劳务方四川众意劳务公司不予认可的一份劳务结算单而受阻。柯先生不解:本该属于我们的87.4万元血汗钱,怎么就被当作各类罚款罚没了,企业有这个权力吗?

润邦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还向记者展示了有关此项工程的合同、结算单。敌敌畏中毒的王德兴目前还在抢救室中,意识依然不清醒,那双方之间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辖区草滩派出所已经介入调查。

对此,曾经理表示,126000元是工程进度款,按照合同约定,竣工开业前,这笔钱就应该支付齐,不应该被拖欠。

在柯先生提供的长达六页的陇县兆兴锦都项1号和4号楼众意劳务结算单上,记者意外看到,罚款金额为87.4万元。在违反合同约定涉及项目一栏里,总共21条的罚款项目,其罚款事实五花八门,有工人和建设方管理人员吵架罚款的,有工人因为讨薪挨罚的,也有人发短信告状被罚的

建设方称罚款都是按合同条款执行的

针对这份劳务结算单,陇县兆兴锦都项目的项目经理黄某,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出具的这份结算单,里面的罚款项目,都是按照之前西安天业建筑工程公司和四川众意劳务公司签订的《建筑工程劳务承包合同》中约定的条款执行的,是企业内部的管理规定。劳务方如果认为不合理,可以不执行走司法程序,反正对方现在也没有签字。

根据黄经理的说法,记者在双方签订的合同中履约担保、安全文明施工等条款,发现了劳务方避免信访、投诉、追讨工资等有损建设方信誉的事件发生,如发生类似事件,建设方将扣除劳务方的履约保证金每次5万元以上。仅这一条款,劳务方三次就被罚款20余万元。

对此,中国民生网 (微信ID:minshengwangcom),劳务方的负责人说,如果建设方不拖欠农民工工资,按时把钱给了,谁会在这么冷的天到处讨薪?

本文由www.4008.com发布于装修,转载请注明出处:建筑工人600万工钱没着落,农民工87万血汗钱被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